主页 > 便民 > 正文

的故乡(二)作者/大蜀山人-何

来源:网络整理 2018-08-13 20:15
摘要:的故乡(二)作者/大蜀山人-何继 突然之间,我又想起了我的故乡。当进入这种情绪时,我分明能够感觉到,自己的额头之间和眼神里都写满着淡淡的忧郁。但是,你若问我,究竟想起了那......

的故乡(二)作者/大蜀山人-何继 突然之间,我又想起了我的故乡。当进入这种情绪时,我分明能够感觉到,自己的额头之间和眼神里都写满着淡淡的忧郁。但是,你若问我,究竟想起了那里的什么,我却无从说起。久别的物,久别的人,久别的事,整体的都已模糊依稀,脑子里只剩下一个轮廓和一些最温暖、最动人和最伤感的记忆。翻看以前留下的文字,写起故乡已曾是整整一年之前的旧事。去年的2月9日,也是农历的今日。我突然有点鄂然,为何我,会在灵魂的深处有这样一个精准的周期,我宁愿相信,这只是一种偶然的情绪,因为,这样的巧合,我除了唯心,已经无法向自己解释。在从南方回来的途中,我坐在沉闷的车厢里,眼睛只关注着两样事,其一是坐在对面的三个人,其二是车窗外或近或远的春天里的田地。那三人之中,靠里的两位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女大学生,因为工作了,便能够从她们身上嗅出一点点生活的气息,她们已经懂得了一点包容和牵就,知道了一点无奈和无力;但我也能强烈地感受到,她们身上散发出的青春活力,是爱情,是幸福,是希望,是积极的心态和不断追求的勇气。我静心追忆,遥想当年,自己大概也是眼前她们此时的样子。坐在走道边的是一位年近六旬的老男人,看样子,大概是一位农民,怀里一直抱着幼小的孙女,约三四岁。他说,孩子的妈妈就在不远处的座位上,还说,由于孩子在农村与自己相处久了,爷孙两人便自然地更习惯相依。从他的说话中,我知道了他的儿子在深圳工作,是一家单位的精算师,爱学习,好进取,硕士文凭,收入不菲。但遗憾的是,儿媳文化不高,大致是高中时期的同学,也是一种早恋原因,儿子考上了大学后,怕做“陈世美”,可能还有其他隐藏的原因,后来,只好选择结婚生子。就这样,儿子一个人在外地,媳妇、孙女在农村,五年来,一直就这样两地分居。这一次,就是老人携媳带孙,一家三口,去深圳与儿子团聚之后的返回。从老人的谈话中,可以感觉到儿子给他带来的自豪,也能感觉到,他对儿子和媳妇之间的差距感到惋惜。在20个小时的车程里,虽然知道他的儿媳就在同一个车厢里,但我们一直都没有发现,那老人怀抱里小女孩的妈妈是哪一个女人。可见,他们之间的心理距离,已经转化为一种身体上的距离;而这样的距离,已经让我感觉到他们之间已是一种彼此的伤害,而这样的伤害,不知会持续到何时为止,又是否会演变成一个家庭悲剧。因为,凭经验感知,那悲剧之幕已经徐徐拉起。而那自由的爱情,会不会就是悲剧的起因呢?矩形的车窗外,快速闪过的一块块淡黄的田地。我曾以为,在初春的季节里,田野里一定是一片片的葱绿,田埂上还会镶着金黄的油菜花边,因为,在我南行之前,已经在菜场里看到了微露的菜苔,便以为在我的回归之日,一定会正逢花期。可是,我的心太急,期望也太高,也许是因为我已久居闹市,又连遇暖冬,已经忘却了真正的节气。凝望着淡黄色的田野,尽管眼睛里是一片苍茫,但我的幻觉里却是一派的葱郁。因为,我又想起了远方的故乡,故乡的田野几乎全是麦子。开春之后,麦苗便开始返青,进而拔节,是丰收的希望,也是催人的生机。这时节,我曾和父亲一道,去自家的麦田里追肥,我在前面牵着牛走,父亲在后面扶耧,耧斗里装的多是一种叫做尿素的化肥,均匀的,细细的,圆圆的,晶莹的,雪白的小颗粒,当时,我们都视之为宝贝。曾记得,在春天的田野里,父亲会经常对我说起一句谚语:一年之计在于春。

相关阅读:
频道推荐
独家重磅!口贷网人去楼空,疑似已暴雷
独家重磅!口贷网人去楼空,疑似已暴雷
爱达财富清盘
哈罗单车被传将完成10亿美元新融资,行
果爱.请深爱作者/右邊 左轉

视觉焦点

点击排行榜
一艘偷渡船在利比亚海域遭抢劫 打击IS国际联盟空袭叙利亚一支民兵武装 2017高考:致敬奋斗的青春 美继续拒绝给欧盟五国公民免签 欧盟:不会 叙伊边境一难民营遭“伊斯兰国”武装分子 用上大学来衡量上升通道,有点刻舟求剑 北京市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开通 卓伟开始爆胡歌的“料”了 网友都快气炸了

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回到顶部

电话:0595-28679111 QQ:1392272974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LYQSS. 临沂全搜索网 版权所有